当前位置: 首页 > 党建百科 > 人物春秋
宁乡四髯老式秀才成为新时代的革命者
发布时间:2014-12-31 文档来源:县委组织部 字体:

宁乡四髯,指的是湖南省长沙市宁乡县的四位杰出革命家教育家,分别是:何叔衡谢觉哉姜梦周王凌波

简介

姓名

图片

出生年份

参加共产党革命时间

逝世年份

备注(职务、贡献)

何叔衡

HeShuHeng.jpg

1876

1920

1935

中共创始人之一。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
临时中央工作检察人民委员
内务人民委员部代理部长
临时最高法庭主席
工农监察部部长

谢觉哉

Xie Juezai.jpg

1884427

1923

1971615

中央人民政府内务部部长(194911–19549)
中华人民共和国内务部部长(19549–1960)
第四届全国政协副主席(196412–19716)

姜梦周

 

18831120

1922

1929318

宁乡县劝学员

王凌波

Wang Lingbo.jpg

1888

1924

1942

八路军驻湘通讯处主任兼任新四军驻湘办事处主任
延安行政学院副院长

 

谢觉哉故居。

1926年,谢觉哉同志与姜梦周、何叔衡、王凌波(从右至左)同志在长沙。

    红色大片《建党伟业》预告片宣称,该片所表现的那个时代,是中国历史上变化最为剧烈的时代,各种思想理念频繁碰撞,激烈交锋。那是一个年轻人的时代,是一个年纪轻轻做大事、年纪轻轻丢性命的时代……

    不过,中共一大代表中最年长者何叔衡及其三位嘴唇上长着胡子的宁乡战友姜梦周、谢觉哉、王凌波,号称宁乡四髯走上革命道路的经历,证明在那风云激荡的大时代,老式秀才中的一些勇敢的先进者也会因为理想、因为信仰、因为主义,而锐意革新、阔步进取,直至成为时代最先锋的人物,甚至为了革命事业不惜抛头颅洒热血。

    多年以后起争议,何叔衡参加了党的一大吗?

    19217月中共一大会场上,出现了一位头戴瓜皮帽、嘴蓄八字胡、口中还带些之乎者也腔调的、45岁的前清秀才。他走的是一条先进的革命道路,成为一位先进思想者,他就是宁乡人何叔衡。

    不少中共一大代表在回忆中都提到何叔衡参加了党的一大。早已走到反面的张国焘在境外于1966年出版的《我的回忆》中却写道:

    “湖南的代表是毛泽东和何叔衡。何叔衡是一位读线装书的年长朋友,常常张开大嘴,说话表情都很吃力,对马克思主义懂得最少,但显出一股诚实和热情的劲儿……在大会召开之前,几位代表还会商过代表的资格问题,结果认为何叔衡既不懂马克思主义,又无工作表现,不应出席大会;并推我将这一决定通知毛泽东。他旋即以湖南某项工作紧急为理由,请何叔衡先行返湘处理(见20014月中央文献出版社《亲历者忆——建党风云》)。

    19217月,被陈独秀委派参加党的一大,但后来脱党的包惠僧(1894-1979)对于张国焘的说法,毫不客气地指出:这是乱扯。

    包惠僧说:“‘一大没有代表资格审查的程序,会议并没有设立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所以也就没有什么合格不合格的问题,我可以肯定,何叔衡是参加了一大的。记得开会时,何叔衡与毛泽东坐在一起,在我对面。

    未参加一大,但人在长沙的易礼容则说:毛泽东和何叔衡参加了党的一大,有人说何不是代表,中途要他回来。不对。何和毛是同路去,同路回来的。我晓得。

    著名党史专家沙健孙教授专门就此著文称:张国焘称何叔衡未能参加一大的说法无其他当事人回忆或当时文字记载的印证没有根据,不能成立。他认为何有相当经历和学识,马克思主义水平、工作表现都不在一般代表之下。第二,长沙党组织根据通知,与其他地区一样派出两名代表出席一大,没有任何理由单独要从长沙两名代表中减去一人。第三,正如包惠僧所说,一大召开时没有代表资格审查的程序。我们的党当时正是新生的党、成长的党,还没有相关经验。

    毛泽东看懂了何叔衡:做事可当大局

    当初何叔衡中了秀才,在乡土旧中国中算是入了士绅行列。他在宁乡云山学校教了几年书后,1913年,37岁时,与毛泽东同时考入长沙的湖南第四师范,后并入第一师范,两人同校不同班,但由此相识。

    四师时,校长陈润霖问他为什么这么大年纪还出来读书。何叔衡说:深居穷乡僻壤,风气不开,外事不知,耽误了青春。旧学根底浅,新学才启蒙,急盼求新学,想为国为民出力。

    一师读书时,何叔衡开始接触新知识。据《谢觉哉日记》记载,1919年,他把《每周评论》、《新青年》借给谢觉哉看。参加党的一大回湖南后,先后介绍同乡姜梦周、王凌波、谢觉哉入党,四人同时踏上革命道路。

    何叔衡的言谈举止就是一位乡村老学究,1927马日事变后,他在望麓园旁的戥子桥行走时,被军警抓到小吴门审讯,但见他是位老学究,不能相信是共产党,马上将其释放。

    徐特立回忆:在莫斯科,我们几个年老的同志,政治上是跟叔衡同志走的。开头都说叔衡同志笨,不能做事,清党事起,大家还摸不着头绪,叔衡就看到了,布置斗争,很敏捷很周密。

    其实,毛泽东早就看懂了何叔衡。毛泽东常说:何叔衡做事可当大局,非学问之人,乃做事之人。”“何胡子是头牛,是一堆感情。毛泽东早期的革命活动,何叔衡是得力助手。何叔衡的革命行为,毛亦常支持。当时有同志称道说:毛润之所谋,何胡子所趋;何胡子所断,毛润之所赞。

    在湖南早期建党过程中,何叔衡做了大量工作,如驱张运动成功后,把《湖南通俗报》办成提高人民觉悟的有力的宣传工具、利用通俗讲演所培育党的干部等。在1921年新年的文化书社讨论会上,何叔衡认为中国革命应走十月革命的道路、赞成布尔什维克。新民学会宗旨自此会议由民主主义转向马克思主义的争论中,何叔衡表达他对马克思主义的坚定信仰。

    1931年秋天,何叔衡到达中央革命根据地的中心瑞金后,被选为中央执行委员,此后又成为工农检察人民委员,后成为检察部部长、内务部代部长、临时最高法庭主席、各级苏维埃训练班主任等职。因抵制倾主义被批判。红军长征后,留在南方打游击。59岁时,与瞿秋白等同志经过白区,被敌人包围,英勇牺牲于上杭县濯田区水口镇小径村。

    “宁乡四髯从老式封建科举的酱缸中脱胎新生

    其实,从老式封建科举的酱缸中脱胎新生,而成为先进革命者的,又岂止何叔衡一人,何叔衡的老乡谢觉哉就在中国最后一届科举考试中成为秀才。而姜梦周、王凌波,也曾与谢觉哉在蒙馆就读,后来他们都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1926年一起拍的一张相片上题宁乡四髯。何叔衡、谢觉哉、姜梦周、王凌波这四位革命者,完全出于宁乡旧派人物曾认为的革命者都是年轻人的意料之外。

    谢觉哉后来回忆自己这个封建秀才在何叔衡的带领下,走上革命道路时,感慨地说:我们两个秀才,不为革命者打倒的对象,而自己成为革命者,算是人生幸事。

    何叔衡研究专家李龙如认为,这一方面当然是他们没有被旧思想束缚头脑,没有因为当上秀才而堕落,何叔衡早年的朴素想法是:自己拟作教育上的事业,期得低额报酬,以资生活,至于别的不正当的发财路子,无论如何,不愿意干,由此何叔衡后来成为坚决的反封建民主主义者,更主要的是,他们在马克思主义指引下,走上革命道路,成为无产阶级先锋战士

他们的胡子至今仍飘拂在宁乡乡野

    /任大猛 /徐晖铭

    “宁乡四髯是著名共产党人何叔衡、姜梦周、谢觉哉、王凌波的合称。长沙市区和宁乡乡村不少地方留下了他们的足迹,他们的革命友情仍像火焰一样燃烧,并肩携手,奋发向上,永不落后于时代。

    到宁乡红色一日游的车友,看不到何叔衡家喂的300斤大肥猪

    现在长沙人一提起宁乡人,就是会读书,会喂猪

    其实,1917年夏天,毛泽东和萧子升不带分文,游学到宁乡何叔衡家,何叔衡的父亲何绍春兴奋地带着毛泽东和萧子升去看他家喂了11个月、重达320斤的肥猪时,何绍春对毛泽东说的话是,在我们上宁乡,富人靠读书,穷人靠喂猪

    宁乡县政协的姜福成老师带我走到何叔衡故居前,在外面看不出这幢有200多年历史的旧居的宽大,走进去,才知道,一间房连着一间房,虽然里面没有多少陈设,但仍可以感觉当年何家三四十口人一起吃饭劳作的情形。

    姜福成指着屋后说,翻过何叔衡故居后的山头,就是闻名湖南、闻名全国的宁乡土花猪产地。

    其实,只要稍稍翻阅过萧瑜的《毛泽东和我的游学经历》(广西人民出版社20051月《早年毛泽东》)就知道宁乡县沙田乡同样善于喂猪,他们不用含有添加剂的当代饲料,就可喂出两三百斤的猪。

    距何叔衡家不远的谢觉哉家,当年亦喂有大猪。后来,谢觉哉和王定国在延安参加大生产运动,谢觉哉凭着宁乡老家的喂猪经验喂出来的大肥猪,成为边区展览参观标本。

    在网络上搜索,看到有长沙车友自驾到宁乡去看红色故居,有网友就感叹,瓦屋仍旧俨然,只是这里看不到宁乡优质生态猪了。

    五里堆的一抔黄土下,埋着五绅四乡想保释的共产党人姜梦周

    距何叔衡故居、谢觉哉故居不远的五里堆乡有宁乡四髯中的姜梦周墓。姜梦周其人慷慨壮烈,努力经营着中国共产党第一所党校:自修大学及补习学校和后来的湘江学校。当年有一种说法:宁乡年轻共产党员几乎都与姜梦周培养有关。姜梦周临刑前宁乡五绅四乡各界人士均想保他出来。但何键却在1929329日把姜梦周杀害在长沙识字岭,引起宁乡大恸。

    谢觉哉写道:农民和工人说:姜先生是共产党,那么共产党是好的。

    中间人士说:共产党我不知道,但姜梦周确实是好人。

    顽固人士说:共产党应当办,但姜梦周似又当别论。

    何键说:真正的道德家,才是真正的共产党,你们不明事体,无保的余地。

    姜梦周是被何叔衡的侄儿何实佑出卖。姜梦周死后,何氏家族认为出了叛徒何实佑是奇耻大辱,派人四处暗杀何实佑。何实佑从此不敢在宁乡,甚至不敢在湖南落脚,最后死于广西。

    “宁乡四髯中仅王凌波家稍远。

    此外,宁乡四髯都曾在云山学校任教。可以说,宁乡四髯的革命道路是从教育教国起步的。

    宁乡驻省中学旧迹,化作长沙城内望麓园模糊的残痕

    长沙市区内小吴门旁的望麓园宁乡驻省中学,曾经是所有宁乡人的骄傲。旧时宁乡读书人无不直接或间接沾溉其恩泽。上世纪90年代,望麓园门楼无故拆毁,红色遗迹成为模糊残痕。曾经此处有介绍宁乡四髯铭牌,如今早已消失。刘少奇曾在此读书,何叔衡在此处开办纱厂,毛泽东曾在此住宿……

    距望麓园不远的船山学社自修大学则是何叔衡、姜梦周、谢觉哉等工作的地方。后来自修大学被查封。何叔衡、姜梦周等共产党人又在犁头后街创办湘江学校,湘江学校又曾易址于浏阳门外和黄泥街旁的邵阳坪。

    王凌波在长沙则主要活动于抗战时期的徐祠巷八路军驻湘通讯处和白沙井寓所。

 “宁乡四髯的革命生涯

    何叔衡(1876-1935  19217月,中共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13位代表之一。参加一大会议时,何已年满45岁,为最年长者。湖南另一位代表毛泽东时年28岁。

    何叔衡也是宁乡四髯中最年长者,为清末秀才,比姜梦周大7岁,比谢觉哉大8岁,比王凌波大12岁。民国成立后,从湖南省立第一师范毕业,在楚怡小学当教师时,成为新民学会骨干会员,长沙共产主义小组成员。马日事变后,从上海去莫斯科出席中共六大,会后到莫斯科中山大学特别班学习。193110月赴中央苏区,历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执行委员、中央政府检察部部长,临时最高法庭主席、内务部代理部长等职。红军主力长征后,被留在根据地坚持斗争。19352月,途经福建上杭县时,英勇牺牲。时年59岁。

    姜梦周(1883—1929  经何叔衡介绍于1922年入党,时年39岁,代号19号,疑为湖南第19位党员。

    姜梦周出生于宁乡五里堆。18岁起,就读李藕苏执教的小金陀馆,与同馆谢觉哉、王凌波志趣相投,结为好友,比他们年长的何叔衡亦经常来聚。1922年来长沙。经何叔衡介绍,姜梦周入湖南自修大学学习,并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早期党员之一。9,自修大学附设补习学校开学,他兼任该校教员和管理员。192311,湖南自修大学被赵恒惕政府封闭后。中共湘区委员会为继续培养干部,又筹办了湘江中学,由他担任管理员,实际负责学校的日常全面工作。19273月湘江中学停办。1929328日姜梦周被杀害于长沙识字岭南,时年46岁。

    谢觉哉(1884—1971)  “宁乡四髯中最具才气者。192610月组织好友何叔衡、姜梦周、王凌波一起合影,由他题字宁乡四髯

    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时年41岁。1933年,他在中央苏区任内务部长时,主持和参加起草了中国红色革命政权最早的《劳动法》、 《土地法》等法令和条例。任毛泽东秘书。1934年参加长征。新中国成立后,曾任内务部部长、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等职。

    王凌波(1888-1942)  “宁乡四髯中最年轻者,早年就读湖南省立高等学堂,1911年冬结业,精通英语。1921年秋任云山学校校长,1925年秋经何叔衡介绍入党,时年37岁, 1930年在沪西主持党中央秘密印刷厂,9月遭国民党特务破坏被捕,被判刑一年半。19352月上海中央局机关遭到破坏再次被捕,被判刑七年押于苏州陆军监狱。193710月同徐特立到长沙,任八路军驻湘通讯处主任兼新四军驻湘办事处主任,194012月返回延安,任延安行政学院副院长,194293日晨因脑溢血逝世。

 

打印此页】 【收藏】 【关闭